逆流黄金岁月:第一百四十八章 OK,我接受了(求订阅)

小说: 逆流黄金岁月   作者:浮生如草   回目录  举报
    可怕吧?当然可怕!冗员多,意味企业要付出更多的人工成本,削弱了竞争力。

    楚阳如果接手国企,裁员是肯定的,然而这也往往是最难处理的。

    多年以来,国营企业的工人接受主人翁教育,以厂为家,以身为工人阶级为荣。在很多老牌企业里,很多家庭全家上下都在一厂工作,其工人身份甚至是可以传代世袭的。

    国家承诺负责他们的一切,只要他们遵纪守法,好好工作,就会终身雇佣,这些人又哪有什么下岗的思想准备?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鲜有再就业的能力,他们大多只读过小学或者初中,青年下乡,下岗时已是中年。

    年纪大,又没知识也没一技之长,哪怕干体力活也力不从心,若是出了厂子哪能找到工作?

    没工作,意味着失去生活来源,靠什么活下去呢?这是个问题。

    有份对多地下岗职工的调查显示:超过八成的下岗工人只能被迫选择社会职业声望较低的临时工作岗位,包括传统零售、服务业,以及过去以农民工为主体的苦脏累岗位。

    而相比于同样条件的男性职工,下岗女职工就更加艰难了,她们连苦力都干不了。也难怪市场上会出现那么多捡垃圾捡菜叶的了。

    如果我接手罐头厂,需要解决那些工人的问题吗?楚阳问。

    当然。我实话告诉你,这几年罐头厂的效益很差,连年亏损就不说了,就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起。很多工人已经连续几个月没拿过工资,现在闹得很凶,厂长已经倒了几个,工人整天上访,向政府讨要工资,政府没钱,压力很大。你如果接手罐头厂,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就是工人问题,而且必须解决好,不能出现一点纰漏。

    能裁员吗?楚阳问。

    只要你能让他们满意,不哭不闹不上吊,裁员什么的随你便。但很难,这些工人除了会生产罐头之外什么都不会,裁掉他们容易,之后呢?他们拿什么生存下去?政府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不然罐头厂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程万里道。

    这么说来只要解决这些工人问题,罐头厂就会出现好转吗?

    不会。罐头厂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工人,而在于没有订单,一个月都没接到几个订单,机器长期闲置状态,工人没活干,产品堆积,拿什么盈利?程万里道。

    ok。我明白了。楚阳点头。其实这个罐头厂他也了解不少。为何没有订单?实则是罐头厂的产品太多单一,技术相对落后,还不懂得怎么开发市场,再加上贝海的地理位置太偏,远不像羊城、福州、余杭、金陵那些地方那么优越,罐头厂的效益能好才怪呢。

    那你要接手吗?先告诫你一句,你不接手没事,一接手就要把它弄好,首先解决工人问题,再然后,罐头厂半年内要看到成效,一年内自负盈亏,两年内实现盈利。

    我倒是想接手,问题是我很快就要去圣海上大学了,接手过来后没空管理啊。

    那是你的问题,我只看结果。反正你如果想拿下白虎头的项目,这个就是条件。

    刚刚你说的是接手两个国营企业,方便问一下另外一个是做什么的吗?楚阳问。

    嗯?楚阳一愣,贝海有自行车厂吗?我怎么不知道?

    有,在时代广场那边,规模还不小,只是不出名。主要仿造凤凰牌自行车。程万里说。

    自行车吗?楚阳沉吟。

    如果是自行车厂的话,倒是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原本就想弄个自行车厂。

    问一句,你让我接手这两个厂子,接手过来后算私企还是国企?

    当然是私企,市里的意思是将这两个国企宣布破产,再出售给有实力效益好的公司经营。程万里说。

    原先那些工人呢?我接手后他们算私企员工还是国企编制?这个问题楚阳必须得问清楚。

    只因这个年代,私营企业,国企编制,这种奇葩的存在可不是少数。

    员工是私企编制还是国企编制差距还很大,后者意味着楚阳根本没法裁员,每个月发工资替政府养工人也就不说了,还得养他们的子女。也就是说,他要养一堆吃闲饭的人。

    原则上是国企编制,但市里既然让你接手,当然会给你最大的支持。就好像我前面说的,只要你能自己解决工人问题,能让他们满意,不哭不闹不上吊,随便你怎样都行。程万里说。

    ok,我接受了。楚阳说,暗中松了口气。他就怕政府给他来个硬性规定,那他就不好操作了。

    裁员是肯定要裁的,但也不能随便裁。

    国企工人下岗后面临的最大问题其实是不知道该如何生存,把这个解决好了,再加上买断工龄费什么的,裁员估计不会受到太大的抵触。

    这些对别人来说或许很难,对楚阳而言却不成什么问题。

    至于让罐头厂和自行车上扭转盈亏,那就更容易了。在罐头和自行车领域这块,谁有楚阳这个重生者见识多广呢?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